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第(1/3)页
“请你尽力救治他们。”

    摸金的长腿妹子扭身看向李锋,李锋耸了下肩膀:“我自然不会藏私。”

    古墓的几脉内讧,李锋并不出意外,而且那搬山的壮汉说的也是现实,但现实有时候并不被接受。

    就如同兄弟连里,为了救一个人最后损失了一个连,不抛弃,不放弃,这件事没有对错,只有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而且古墓虽是一门,但四脉之间并不紧密,几乎都是自立门户,自然也谈不上太多感情。

    李锋当下也没磨蹭,直接解开对方的衣衫,露出已经变形的上身,胸口那凹陷显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李锋探手触碰,感知断骨刺入的角度跟深度,而后张开五指化劲为吸力,直接将断骨牵引而回。

    同时取出牛皮针囊,抖手甩开,手上行云流水的将一根根银针刺入对方身前穴位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对方已如一个刺猬一般。

    随后,李锋抬手一掌拍下,内劲入体,霎时扎在身上的银针纷纷发出颤音,更有黑血渗出。

    直到黑血流干,渗出红血,李锋这才停下。

    之后又简单的帮对方处理了一些外伤,这些外伤看着吓人,但并不致命,用缝针羊肠线缝合,涂抹药膏就直接搞定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前后没有十分钟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帮他施救完了,不过他现在很脆弱,战斗,甚至剧烈运动都无法进行,否则伤口就会崩裂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李锋知道自己的救治并不定能救回对方,若是在外面,这种伤休养个两三个月就能恢复七八,可偏偏这里是昆仑虚,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给他慢慢恢复。

    “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这昆仑虚内找一处地方暂时安顿下来,有灵丹妙药辅助,或许一个月就能恢复大半,不影响行动。”

    李锋说罢,又看向另一个重伤者。

    对方是卸岭夫妻里中的女子,她身上有一道贯穿伤,虽不在要害上:“想要救你,可能要牺牲掉你这条手臂。”

    卸岭的女子也知道自己这条手臂保不住了,直接咬牙的点了点头:“那就切断吧,但我要活着,我不能死,否则就是对不起我家那口子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李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先用银针锁住经络血脉,以防止血液大量流失,同时鱼肠剑飞快的切过,直接将断臂切除。

    随后伸出手掌,燃起一道烈焰,瞬间灼烧对方的断臂,将其伤口焦灼,既是为了杀菌,也可以让伤口彻底坏死不会在流血。

    之后在涂抹上药膏,处理完伤,这卸岭的女子已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锋将伤口包扎好,这才起身:“两人都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,至于之后怎么打算,你们还是要自己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锋正打算回去,这时一条通道口却传来凄厉的惨叫声,还有大声的咆哮。

    这动静直接吸引了众人的侧目,纷纷朝着那声音传来的通道望去,同时一个个也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从至圣学院一旁的通道口直接冲出一票散兵游勇,大多都是十大家族的精英,只
第(1/3)页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